登录
专家在线
栏目版主: 物理专家-范佳午   
<<返回专家在线
茶文兴 苍山西镇初级中学 11 主题 / 246 回复
发表于 2016-10-30 16:05:03 只看楼主
1楼
 教师:公众眼中最幸福职业的背后

在中国公众眼中,教师是最具幸福感的职业,而在《小康》访问的百位教师中,却有一半教师坦言“不幸福”,八成教师甚至想到了“转行”,其实,教师本不需要“被崇高”与“被幸福”的教育人生,他们更希望贴着教育的地平线,寻找个体与职业的幸福。

100分——这并非老师为学生打出的考试分数,而是国际教育机构巴乐基GEMS财团对中国中小学教师地位做出的评价,在涉及21个国家的“全球教师地位指数”报告书中,中国教师凭借这个高分排在了第一位。

在中国,“很有地位”的教师常常被公众比喻为园丁、蜡烛、春雨、灵魂工程师等等,在不少公众看来,有地位、受尊重、被认可,还能够赢得赞誉的教师,也应该是幸福的宠儿。在“2013中国幸福小康指数”之“公众眼中最具幸福感的职业”调查中,教师被排在了第一位,其次是政府官员,再次是高管,接下来则依次是艺术工作者、普通公务员、自由职业者、律师、金融工作者、作家、飞行员,等等。在公众眼中颇为幸福的教师,真的很幸福吗?

   一半受访教师坦言“不幸福”

对于一个群体的职业感受,旁观者未必“清”,当局者未必“迷”。作为教师,大多数时候,他们会觉得自己有职业幸福感吗?——这个问题,教师们才最有发言权。

《小康》对100位教师进行了访问,其中大学教师21人、高中教师21人、初中教师21人、小学教师21人、幼儿园教师8人、其他培训机构教师8人。面对上述问题,有50位教师给出了“没有”这个答案,占比达到了一半;43位教师回答说“有”,还有7位教师感觉“一般”。

如果按照不同的学校分类来衡量,大学教师的幸福感最强,初中教师的幸福感则最低。在不同类别学校工作的老师,亦有不同的烦恼,大学教师的幸福感受常常受到行政事务的影响,无谓的会议、繁杂的表格,有时还不得不屈从于行政权力,这些都让他们感到不幸福;高中教师则大多因为学生不好好学习、沉迷于游戏而烦恼;初中教师往往因为纸上谈兵的教育改革、学校过于注重学生的考试成绩而感到忧虑,他们甚至会担心学生们的体质状况,繁重的学业剥夺了很多原本属于孩子们的体育锻炼时间;小学教师不仅要在课堂上面对心不在焉的孩子,回到家里还常常要批改一沓乱糟糟的作业,这些都会令他们不那么幸福;而幼儿园和其他培训机构教师则普遍反映,他们的不幸福比较多地来源于工作累和没有成就感。

爱人有点纠结,子女比较幸福。

“作为女教师几乎比任何其他职业的女性都要更忙,不仅上班忙,下班也还要忙,休息时间严重不足,很让人担心。”这是一位女教师丈夫的真实心声。在《小康》访问的100位教师中,其中有65位教师已婚,49位教师有子女。这位女教师和丈夫有一儿一女,当问及儿女作为教师子弟的幸福感受时,儿子答道,“熬到现在应该算幸福吧,如果是童年时代恐怕不幸福”;女儿也有类似的感受,“作为教师子女,老实说我成长的过程是有一点悲催的,不过现在长大了就好了”。

65位教师的爱人中,有28人觉得作为教师家属是“幸福”的,占比43.1%;有27人觉得作为教师家属是“不幸福”的,占比41.5%;还有15.4%的人有种说不清楚、无法形容的感觉。

一位年轻男教师的妻子用“纠结”来形容自己结婚不久后的感受,她说,谈恋爱的时候,向父母、亲戚、朋友介绍自己男友工作的时候,觉得很有面子,因为教

师“有地位、受尊重”,但结婚后才越来越感受到教师的忙碌与辛苦,作为教师家属,她必须独当一面,肩负起很多家庭重任,因此她纠结于到底让不让自己的老公转行,“转行吧,又怕以后在孩子教育方面没有了便利条件;不转吧,教师工作又太忙了,对身体不好,寒暑假也常常不能保证。”

  虽然不少教师的爱人感到“纠结”,但大部分教师的在51位教师子女(少数教师有两个子女)中,有28人觉得自己作为教师子弟是“幸福”的,占比54.9%;有9人觉得自己作为教师子弟“不幸福”,占比17.6%;还有24.4%的人有种说不清楚、无法形容的感觉;其他教师子女则因为年龄太小而无法独立判断。虽然一位男教师的女儿只有两岁,但他坚信“她会为爸爸的职业感到骄傲的”。教师子女的幸福感来源比较集中地指向了寒暑假有更多地时间

陪伴他们,而不幸福感也比较集中地指向了当教师的父亲或母亲“似乎对别人家的孩子比对我好,而且更有耐心”。子女却觉得比较幸福。

    相信两岁的女儿会为自己职业感到骄傲的那位男教师告诉记者,“年轻时初次就业我一定会选择当教师,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若有合适平台,可能会转行”;还有一位中学教师表示,“如果只看考试成绩,在那样的环境下会转行,并且一定永远不会再当了”,这位老师在职业生涯中经历过的最不幸福的事情就是因为学生考试成绩不理想,自己被校长在全校大会上批评;一位表示“可能会”转行的大学教师则接连写下了三条考虑转行的理由,一是高校行政化,导致科研学术的氛围异化,二是教师待遇,因人而异,并且主要靠个人的努力而非制度,形成了相信两岁的女儿会为自己职业感到骄傲的那位男教师告诉记者,“年轻时初次就业我一定会选择当教师,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若有合适平台,可能会转行”;还有一位中学教师表示,“如果只看考试成绩,在那样的环境下会转行,并且一定永远不会再当了”,这位老师在职业生涯中经历过的最不幸福的事情就是因为学生考试成绩不理想,自己被校长在全校大会上批评;一位表示“可能会”转行的大学教师则接连写下了三条考虑转行的理由,一是高校行政化,导致科研学术的氛围异化,二是教师待遇,因人而异,并且主要靠个人的努力而非制度,形成了“学术个体户”,这其中教师的道德也受到重重考验,例如面对假离婚就能分房的现实问题,离还是不离,三是考核导向并不是培养学生,而是功利的在国际刊物上发表作品、获得国家项目等。

    在中国公众看来,就职业而言,对幸福感影响最大的因素是什么呢?“2013中国幸福小康指数”调查显示,排在第一位的是收入,排在第二位的是福利,个人能力的体现、个人发展空间、个人兴趣的实现分列第三至五位,接下来则依次是工作为自己带来的社会声望、职场人际关系、单位实力、领导对自己的看法、单位名气和职位高低。

  其实,仅就收入而言,中国教师的收入并不算高,涉及21个国家的“全球教师地位指数”报告书显示,中国中小学教师的平均年收入为17730美元(已根据购买力因素进行调整),排在倒数第二位,仅高于埃及。接受《小康》访问的很多老师也反映了待遇水平较低、无权少钱压力大的问题。

  常常“被幸福”的教师其实有着很多的忧虑与无奈。

    作者坦诚,他所要逃离的演讲与朗诵,仍是一种命题作文,“而表演者所展示的幸福的教育人生,无非也是一种被规定的幸福。”在这位教师看来,“所谓的幸福,是每个个体去追求属于自己的人生,那里有值得为之冒险的丰富的幸福的可能性。”

  教育的意义何尝不是如此?“教师的幸福人生,也需要在教育之中获得。”“如果全体教师都被安排了同样幸福的教育人生,那么这种相同的幸福也很可疑。”文章最后,做教师多年的作者发出了这样的心声:若问教师不需要什么,我想,我们不需要“被崇高”与“被幸福”的教育人生,我们会从自我,贴着教育的地平线,寻找个体与职业的幸福。

下一主题: 思维定势重要 1